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同事女友  »  催眠到高潮
催眠到高潮
终于到了一整年当中,除了圣诞节和暑假之外最令我期待的时候:春假,在这之前虽然我常见到小琪,但一直没有足够的时间再催眠她,如今,我终于有了一个绝佳的机会可以和她独处。


  我父亲给我两张到巴哈马五天四夜的旅行券,那是他一个客户为了答谢他而送他的,我父亲显然没有时间去旅行,他又不想看到我整天在家裡閒晃,所以他就把这两张票给了我,其实他一开始是要给姊姊的,可是姊姊早就和朋友计画好到大溪地去旅游了,总之,我得到了这两张票,现在我心裡只剩下一个想法,就是赶快去邀请小琪,希望她愿意和我一起去。


  她说她已经准备好了行李,随时都可以出发了。


  她抱怨着说等我好久了,骂我为什麽那麽晚才到,我从不会在这个时候给她回嘴,因为我知道如果我要报复她有的是机会,我们很顺利的搭上了飞机,小琪小睡了一下,我则在心理计画着到那裡后该做的事情,只要想到我可以再度催眠她,让她毫无防备的站在我面前,就让我全身兴奋了起来。


  到达目的地之后,我们立刻到饭店去做登记,我才知道我们会住在那裡的蜜月套房,那裡的阳台可以看到饭店的游泳池还有一大片的沙滩,房间裡的酒柜就像我家的冰箱一样大,电视频道多的我数不清。


  最重要的是床!小琪对我比了比床然后做了个困扰的表情,因为房间裡面只有一张床,我们本来都以为房间裡会有两张床的,可是看到小琪那麽为难的表情还是让我觉得不太舒服。


  一种邪恶的声音在我心中响起:「担心什麽?催眠她之后就可以让她依偎在你的怀裡了。」我们在有点尴尬的气氛下整理着各自的行李,然后我走到浴室,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那浴缸简直就是个迷你的游泳池,小琪在我后面出现,「哇!好大的浴缸啊!」我点点头表示同意。


  我们轮流换好了衣服,我换上一件白色T恤和运动短裤,而小琪则换上了一件蓝色的削肩背心,高腰的运动短裤,裡面穿着一套粉红色的比基尼,接着我们到外面看了看风景、冲浪,吃了晚餐,然后买了点纪念品。


  最后我们回到了房间,我们都已经很累了,小琪一下子躺到了床上,将四肢大大的伸展着,「真是好玩,」她说着,翻过了身看着我,「那麽现在要做什麽?」我心裡突然间一片空白,因为她在床上侧躺的模样,将她诱人的曲线完全展现了出来,我赶紧摇了摇头冷静了下来,「我们可以看部电影。」她噘起了嘴思考着,然后耸了耸肩,「好吧,我也想不出其他更好的建议了。」接下来的几个小时,我们看了几部电影,我转头看看小琪,发现她闭上了双眼,一开始我还以为是不是我刚才不小心催眠了她,但是我随即看到她抬起了手按摩着自己的太阳穴。


  「怎麽了吗?」我问。


  「没什麽,只是突然有点头痛。」


  我的心抽动了一下,这是个绝佳的机会。


  「我有一个建议。」


  她斜过头来看着我,「怎麽样?」


  「我可以用催眠帮妳治好头痛。」


  她叹了口气,「你又不是没试过,不会成功的。」我突然觉得我们这段日子来的关係好像成了一片空白,所以我决定,要对她说出一切,反正我相信一切都会在我的掌控中的。


  「其实,我已经成功的催眠妳两次了。」


  她摇了摇头,「别开玩笑了,我的头已经很痛了,你别再跟我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。」「妳要我证明给妳看吗?」


  她只是继续按摩着她的太阳穴,「好吧,我什麽都愿意试试看,除非你刚好带着头痛药。」事实上我还真的有带,但我才不想给她,「我没有。」「那好,你要我怎麽做?」她叹了口气,看着我并等待着,我从她的眼裡可以看出她既好奇又害怕,我通常会想先亏亏她,但现在我等不及了。


  我在她耳边弹了两下手指,我很担心过了一段这麽长的时间,我的后催眠暗示会不会失去了效果,但是很幸运的,我什麽也用不着担心,她立刻陷入了催眠状态。


  房间裡很昏暗,唯一的光源是我们在收看着的电视,这给了我一个点子,我将电视转到一个静止的画面,「好的,张开眼睛看着电视萤幕。」她当然不知道我为什麽这麽命令她,但还是听话的服从着。


  「专心的看着萤幕,将妳所有的精神集中在电视萤幕上,仔细的看着电视投射出来的影像。」在催眠状态中,她很听话的服从我的每一句话,但我还是要继续加深她的催眠,防止她突然间清醒过来。


  「很好,就这麽看着电视萤幕,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,只要看着电视,妳感到妳的手脚都变的相当沉重,妳感到它们深深的、深深的、深深的陷入了坐垫裡。」她的身体很明显的更放鬆了一些,几分钟后,当我觉得已经足够的时候,我帮她解决了她的头痛,然后决定给她一些有趣的命令。


  「最后还有一件事,无论何时当我弹了一下手指并给妳命令的时候,妳会立刻服从我的命令,没有任何迟疑,完全的服从我的命令,」我对她说着,「妳了解吗?」「嗯……嗯……」我听到她的嘴裡传出微弱的回音,然后我又仔细的看着她,欣赏着她天使一般无邪的脸庞。


  我想到我们接下来还有四天的假期,我不想在第一天就完成所有的计画,所以我决定继续加深她的催眠,给她更多的后催眠暗示,为了接下来几天做好准备。


  在我准备要叫醒她的时候,我想到我们只有一张床,于是我又建议她不会介意和我睡同一张床,并且会想和我一起洗澡,最后我让她忘记催眠中发生的事情,然后拍了两下手叫醒了她,她张开了双眼并摇了摇头。


  「刚才怎麽了?」她问,我只是耸了耸肩。


  然后她终于好像想到了什麽,「对了,你不是说要催眠我?」她看着我好像在等着我做什麽一样,我做了个鬼脸。


  「妳不记得了?」我问。


  「记得什麽?」


  「妳的头痛怎麽样了?」


  她好像这时才发觉她的头痛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,「呃,已经好了。?」她站起来往浴室走去。


  「妳不谢谢我吗?」我问。


  她转过身来看着我,「为了什麽?」


  我本来想要告诉她我催眠了她,但想想还是算了,一时间我不知道该说些什麽,然后她突然就脱去了上衣,看着我笑着说,「要一起来吗?」我张大了嘴巴讶异的说不出来,然后她便转身进了浴室。


  洗澡的时候发生了什麽事,你们自己去想像吧。


  当我们洗好澡并换上衣服后,已经半夜两点了,我们知道该养足精力应付明天的行程,所以彼此都没有多说话,可是我看到她好像因为和我同睡一张床而感到很不自在,关上灯后,我弹了一下手指让她深深的睡去,并没有给她任何建议,只是想让她好好睡一觉而已。


  我自己也睡的很好,当我醒来后,小琪仍然在我身边熟睡着,我不打算叫醒她,我自己起了床,然后跟服务生点了早餐,当她醒来后,我已经喝了三杯柳橙汁了。


  「睡的好吗?」我问。


  她在回答前先伸了个懒腰,「我从来没有睡的这麽……沉过!」接着我们聊了聊今天的计画,当然我不会把我今晚催眠她的计画告诉她,我也不会告诉你我们今天玩了些什麽,我知道你没有兴趣,所以,现在我们满足的回到了饭店房间,我手中提满了纪念品,大部分都是我买的。


  「妳以为我是谁,妳的专属信用卡吗?」我问她。


  「我觉得你是最贴心的服务生。」她微笑的说着。


  「是啊,我知道妳喜欢血拚啦,但也别整天只有这样吧?」「别这样嘛,我知道你最喜欢陪我了。」我们就这样閒扯了一段时间,然后我在完全没有给她反应时间的状况下,突然弹了两下手指,让她进入了催眠状态。


  我下意识的用手指抚弄着她的脚掌心,要是她还醒着的话,一定会尖叫的将脚缩回去。


  接着我建议她醒来后,会感到她的脚掌奇痒难耐,但是她却无法为自己抓痒,只有我帮她抓痒才能让她稍微舒服一点,但是一当我的手指离开她的身体时,她会感到比之前更加的麻痒。


  然后我叫醒了她,跟她说着话,好像刚刚什麽都没发生一样,但是我注意到她开始不安的蠕动着身体,刚开始她还装做没事,但几分钟后,她一脸的挫败与困惑,我终于开口问她发生了什麽事。


  「我的身体好痒。」


  「那妳就抓抓啊。」


  「我……」我知道她在想着理由,然后她终于说了出来,说出这个其实不是她自己的想法,「你能帮我吗?帮我抓痒?」我装做疑惑的样子,「妳要我帮妳抓痒?」她用认真的眼神望着我,然后我耸了耸肩,「好吧,哪边?」她将脚放在我的膝盖上,我用一隻手紧紧的抓着她的脚,如果不这麽做,等一下她一定会踢到我,果然不出所料,当我的指尖一碰到她的脚掌心,她立刻本能的踢了起来,还好我早有准备,我瞪了她一眼,「我记得是妳请我帮妳的。」「我没有办法!这样好痒!」儘管全身奇痒无比,她还是试着不笑出来。


  「那麽妳到底想不想要我帮妳?」


  我可以看到她的心理在挣扎着,究竟是要被我呵痒,还是放着让它继续痒下去,那股麻痒显然更令她难受,「温柔一点。」她小声的说着。


  「当然。」我回答着。


  我不需要刻意怎麽做,只是一碰到她她似乎就受不了了。


  「好痒!」她歇斯底里的叫着,「这样好痒!」然后我停下手来,但是她原本那股麻痒的感觉又立刻出现,并且更加强烈,又要我替她抓痒,我们这样反反覆覆的大概有半个小时。


  我觉得也玩够了,于是弹了两下手指,她那困惑又挫败的表情终于停止了下来,转化成安静而平和的睡眠。


  隔天,小琪想去买套新的比基尼泳装,我们一整天都在逛着泳装店,她试穿了好几套泳装,并在我面前展示着,这天是比前几天有趣多了,我建议她深蓝色的那套比较好看,可是她自己喜欢粉红色和天蓝色的,其实我不很在意她穿什麽,小琪穿什麽都一样吸引我。


  结果她一口气买了三套,接着我们到了沙滩,她想要让自己的皮肤晒黑一点,所以她平躺在沙滩上闭上了眼睛,接受阳光的洗礼,我在一旁跟他聊些有的没的,直到她睡着了。


  她的身体在阳光下的反射下闪闪发亮着,看起来相当的舒服,但是我却觉得很无聊,于是我突然闪过了一些邪恶的想法,我先引导她进入催眠状态,然后小心的将她的身体移成了Y字型。


  我帮她戴上了太阳眼镜,以防她在催眠状态下张开眼睛时会伤害到眼睛,然后我开始将沙洒在她的身上,盖住她的手和小腿,让她只剩下身体、手臂和脚掌露在外面。


  我知道她只要一动就可以摆脱这些沙子了,所以这时候当然需要催眠了,我建议她这些沙子是非常坚固的,无论她如何努力也摆脱不掉,然后我叫醒了她,你可以想像到她发现自己的手脚动不了时表情有多麽吃惊。


  我做出了邪恶的笑容,她看到我的笑容后浮现出惊恐的表情,开始恳求着我,「不要,拜託你不要!」有点抽咽的说着。


  「不要什麽?」我故意说着,活动着手指。


  「不要搔我痒。」她迅速回答着,掉进了我的陷阱。


  「既然妳都这麽说了。」我露出了两排牙齿笑着,在她还没回应之前,开始用指尖轻抚着她的脚掌心。


  她开始无法自己的笑着,试着改变自己的注意力,但这裡毕竟是人来人往的海滩,我尽量不使她笑的太夸张,只轻轻的骚着她的痒,我将手指离开了她的脚掌,慢慢的移动到她的身体,我轻轻的捏了一下她的腰,让她小小叫了一声。


  这让我们引来了一些目光,很幸运的,因为是春假的关係,海滩上大部分都是一些学生,他们一定只觉得我们在嬉戏,实际上我们也是,我继续在她的腰身探索,轻轻的捏着她每一根肋骨,在她的耳际吐气。


  我知道她用尽一切努力想挣脱,但手脚却完全不受控制,我想她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了,她紧紧的闭着双眼,试着让自己别叫的太大声,只发出一些含煳的笑声。


  我决定要开始进攻她最敏感的胳肢窝,可是我都还没碰到她,她突然无法自己的大笑了起来,我回头一看,发现有几个看起来像在读大学的男生围在我身后,有一个人还骚着小琪的脚掌心,我瞪了他一眼。


  「一起玩嘛。」那个男生说着。


  一般而言,我不希望别人碰触到我的小琪,特别是在她这样性慾亢奋的时候(我可以从上衣看到她的乳头挺立了起来),可是我又突然想看看小琪同时被一堆人呵痒的窘况。


  几分钟后,我在小琪身边安排好每一个人的位置,她的两个脚掌各有两隻手在伺候着她,胸部两旁也是各有两隻手,当然还有她的腰和肚子,而胳肢窝当然是留给我了。


  整个过程,小琪绝望的不断恳求着我们,在我左手边的那傢伙问我她为什麽不自己挣脱,谁都看的出来这些沙子困不住一个人的,我本来想回答说我催眠了她,但是临时打住了,我想如果我告诉他们,他们可能会要我去帮他们催眠其他的女孩子。


  我可不想惹上这样的麻烦事,而且我也没有使用催眠的执照,你们应该都知道吧,不论你用催眠来做什麽,一定要有执照才可以合法的使用催眠,虽然是在派对表演过催眠,但那是因为那裡都是一些很亲密的朋友,现在我并不认识身旁的这些人。


  我告诉他们因为她被我一个朋友催眠了,他给她一些指令让我能控制她,小琪现在还用尽一切方法想要挣脱,完全没有注意到我说了什麽。


  「所以,你可以让她在这裡把衣服脱光吗?」另一个人问着。


  我瞪了他一眼,「我没有办法让她做任何她在正常状态时不愿意去做的事情。」当然这句话只有一半是真实的。


  「大家都准备好了吗?」我问着大家,小琪仍不断蠕动着身体,想挣脱覆盖在她手脚上的沙子,用尽方法想要保护自己,但当然,我的催眠指令完全控制了她。


  大家的手指都已经接触到了小琪的身体,准备要开始呵痒,「攻击!」我下着命令。


  所有的手指一起跳动了起来,小琪尖声的叫了出来,我很沉醉的看着小琪的反应,她不断的踢着双脚,两排肋骨看起来就像手风琴一般,她的腰像布丁一样的颤动,她的肚子就像洗衣板似的紧绷着。


  加上我不断的深入她的腋下,我们就像在弹奏着乐器一样,每一下碰触,都会响起不同的声音,我想像着她现在的感受,她是那样的脆弱而无助,她唯一能做的事只是感受身体每一吋末梢神经带给她的刺激,让那些感受不断冲击着她的大脑,让她不断的狂笑着,让她变的兴奋无比。


  没多久后,她已经处在一个高潮的边缘,在她的笑声中,我让我身边的男生先来搔她的胳肢窝,然后我到他的位置,开始捏着小琪的屁股,如果不是因为催眠的力量,我敢说她一定会立刻跳起来。


  在大家不对的搔弄下,小琪终于达到了高潮,她的笑声转换成一种性感的呻吟,大家在这个时候都停止了下来,但我叫了出来,「不要停!看看她是不是能再到达下一个高潮!」我知道这很坏,但我相信在场的人都有一样的想法,没多久后,她又达到了下一个高潮,然后又一个、再一个,一直到她全身几乎虚脱了为止,我才要大家停止。


  小琪全身瘫软的躺在那裡,身体还轻微抽搐着,我跟那些人道谢,他们也很客气的说这是他们的荣幸,他们有些人连女人高潮都没看过,更别说看一个女人被呵痒呵到高潮。


  小琪真的已经完全没力量了,我解开了她的催眠指令,即使如此,她现在也没有力量自己站起来,所以我像个绅士般的抱起了她,帮她洗了洗身体,带着她回到了旅馆,我将浑身无力的她放在了沙发上,她立刻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
  我看着她穿着比基尼在沙发上沉睡的模样,突然又兴奋了起来,我让她进入了催眠状态,确认她不是只是睡着了之后,我给了她一个我刚刚突然间想到的建议,只要她一听到我说『游乐时间』,她就会觉得自己像是吃了春药,能完全激起她性慾的春药,她不但会觉得慾火焚身,而且会疯狂的想和我做爱,会在第一时间无法自己的达到高潮。


  我等不及想看看她对这个指令的反应,我让她忘了被催眠时发生的事情然后叫醒了她,就像之前一样,她看起来有一点困惑和迷惘,我没给她搞清楚状况的时间就对她说着,「准备好『游乐时间』了吗?」就在我话一说完的时候,她原本缓慢的动作突然急躁的扑了过来,就像头勐兽一样!我没料到在刚刚那麽多次激烈的高潮后她还能有这种力量,她将我扑倒在床上,不断的吻着我的唇,好像没有明天了一样。


  她不断喘着气,露出了淫荡的表情,在我身上扭动着腰,没多久后我就感受她因为高潮而引起的颤抖,她几乎每五秒钟就达到一次高潮,我知道这有点夸张,但看起来真的就是这样。


  大约二十分钟后,她真的完全耗尽了气力,高潮的程度渐渐缩小了,我又等了几分钟,到她真的不行了为止,我让她回到了催眠状态,我想如果我再玩下去的话,她的身体会被我搞坏的,所以这次我只是让她睡着,让她好好回复明天需要的体力。


  隔天她一直快到中午才醒了过来,我已经吃完了早午餐,出了一趟门,买了一些纪念品又回来了,我进们刚好看到她张开眼伸了个懒腰,她花了一点时间才发现,「呃……我的衣服呢?」她身上仍然穿着比基尼泳装。


  我还没回答她,她看到了时间突然又大叫起来,「已经中午了!?你怎麽不叫我起床?」她几乎是冲到了浴室,盥洗了之后换了一套天蓝色的比基尼走了出来,这是我们的最后一天行程了,她想无论如何也要把每套泳装都穿一次才行。


  她很快的准备好要出去玩,完全忘了昨天发生的事情,她希望来个烛光晚餐,在月光下散散步,然后再回到旅馆做爱做的事情,我想前几晚我们都过的那麽疯狂,今晚就顺着她的意思平顺的度过好了。


  整个晚上过的很顺利,最后我们回到了旅馆准备做爱,原本我真的很想和她来一次平常的性爱,可是我又觉得应该给她一些建议,让这个夜晚变的更加难忘。


  她穿了一套蕾丝边的红色睡衣挑逗着我,虽然我已经看过她的身体的每一吋肌肤了,可是她这麽主动的样子仍让我心跳加速,我们的唇紧贴着,双手在彼此身上探索着,我性急的脱去她身上唯一的衣物,而她也顺势要脱掉我的内裤。


  我突然让她进入了催眠状态,她全身赤裸着,我让她忘记她已经要和我做爱了,让她觉得我们还只是在前戏挑逗对方,她还相信自己很乐意让我绑住她的手脚。


  我将她的手脚张开在床的四角,用催眠让她无法动弹,接着我又继续建议着她,「妳会下意识的喊出『不要停止!』,然后妳会很讶异自己说出这样的话,不知道到底为什麽,但妳会继续求我不要停,即使妳是想要停止的。」我迫不及待的想看看她的表现。


  「我将要数到三,当我数到三之后妳会清醒过来,但妳会发现自己的双眼被矇了起来、手脚都被绑了起来,而且妳觉得极端的兴奋,妳觉得内心有一股无法抑制的慾火,妳会求我让妳高潮,但是只有我搔妳的痒能让妳到达高潮,被呵痒会让妳感到愈来愈兴奋,我愈呵妳的痒,妳就会感到全身更加的敏感,妳了解吗?」当我确认她了解了建议之后,我叫醒了她。


  「求求你……」她喘着气喊着。


  「求我什麽?」我问。


  「我……要你……我现在就要你。」


  她急促的喘着气,一脸淫荡的神情,因为我建议她眼睛矇上了眼罩,所以她看不到我,完全不知道我的位置,我后我开始轻轻的用指尖抚弄着她的腰,她立刻咯咯的笑了起来。


  「不要……」


  「不要什麽?」我故意问着。


  「不要停止!」


  我看到她露出了非常疑惑的神情,又一直忍不住的笑着,真是非常诱人的画面,我愈加用力的搔她痒,她也笑的愈来愈大声。


  「怎麽样?妳不怕痒吗?」我故意嘲弄着她,将手指在她每个敏感的部位来回轻刷着,她不断的想挣脱我的控制,但她的心灵却服从我的命令不允许她这麽做。


  我不断的呵着她痒,将手指移到了她的臀部,「喔,我知道妳的屁股也非常的怕痒,妳想要我继续吗?」我问着。


  虽然她拚命的摇着头,但她嘴裡却喊着,「不要停!求求你不要停止!」「好吧,既然妳这麽坚持。」我说着,更残酷的呵着她痒,没多久后,她的身体因为高潮剧烈的颤抖着。


  我没有因此停止,让她不断的在高潮的地狱中游移着,她发疯似的叫着,而我的手指愈加快速的抚过她敏感的肌肤,不知道过了多久,一直到她再也叫不出声来,只剩全身微微的抽搐着,我让她休息了一下。


  当然我还没玩够,在她休息的时候,我又给了她新的建议,「我要妳想像有一个震动器在妳的体内,」我听到她喘了一口气,「没错,它很深很深的植入妳的阴道,深入了妳快乐的核心,」我停了下来,仔细的思考着我接下来的用语,「想像它佔满了妳整个阴道,这一点也不会让妳痛苦,妳会觉得非常的舒服而自然。」我又停了一下,让她吸收我的建议,「现在,当妳下一次听到我说『震动器打开』,妳就会感到体内的震动器激烈的运作起来,非常的快速,让妳全身感到不可思议的愉悦的快感,妳会觉得那是妳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刻,当妳达到高潮后,妳会感到震动器的震动更加的剧烈,完全不会停止,除非妳听到我的声音说『震动器关上』,妳了解吗?」没多久后,她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呻吟,我知道这代表她了解了,「现在我要叫醒妳,妳会忘记刚生的事情,妳想要站起来,完全不会奇怪自己为什麽没有穿衣服,事实上,在我身边没穿衣服让妳觉得很自在。」然后我拍了两下手叫醒了她。


  她张开双眼,有点茫茫然的爬下了床,站了起来,我突然又想到了一个建议,让她又回到了催眠状态,「当妳听到我说『不许动』的时候,妳会立刻停止动作,全身完全无法动弹,妳愈是想要移动身体,就会发现自己愈无法使唤自己的身体。」我又拍了两下手让她醒过来。


  「我要妳将双手向两旁平举着。」我对她说着,她虽然有点不明所以,但还是听我的话平举起双手,像在模拟树一样。


  「好了吗?不许动!」我突然喊着。


  我知道她现在什麽也不能做,不论她如何的想要放下手臂,却一点也不能挪动自己的身体。


  「妳还好吗?」我故意假装关心问着。


  「不好,我不能动!」她说着,看着她赤裸的身体无助的展露在我面前让我相当的兴奋,但我还是忍了下来,没有直接将她扑倒。


  「真的吗?太好了。」


  「一点都不好!」


  我对她邪邪笑着,「妳知道吗?现在我可以对妳做任何事情,而妳完全无法做出反抗。」她张大了双眼看着我。


  「你才不敢!」


  我没有回答她,只是向她动弹不得的身体走近一些,伸出了手,做出了准备要搔她痒的样子,我的手慢慢的向她逼近,而她唯一能做的只有稍微蠕动着身体。


  「求求你不要!」她惊恐的喊着。


  「否则妳想怎样?」我开始搔着她的胳肢窝,她无法自己的咯咯笑着,「怎麽了?受不了了吗?」我嘲弄着她。


  她无法回答,只用好像要杀人似的眼神瞪着我,可惜她什麽也不能做,我都还没正式开始呢,只是用手指轻触着她敏感的部位,她就好像已经要受不了了,不断的咯咯笑着。


  「妳笑的这麽开心,是不是很希望我继续啊?」「求求你不要!」她笑着说。


  「不要什麽,怎麽我还没开始妳就好像已经要崩溃了。」我用指尖轻划过她的肋骨,她发出了一声尖呼。


  接着我划过她的胸部,划过她的肩膀,然后慢慢的向下移动,她知道我的目标是她的腋下,这是我最喜欢呵她痒的地方,也是她最敏感的地方,她露出了又恐惧又兴奋的表情。


  「求求你放过我!」


  我对她笑着,「我又没有绑住妳。」我可以看出她一直蠕动着身体,这代表她一直没有放弃逃跑,但当然无法成功,我将手放在她的肚子,她立刻绷紧了肌肉,我轻轻戳了一下,又一下,她只能不断笑着,我又捏了她的腰部,她立刻大笑了出来。


  「前戏大概够了吧。」我心裡想着,用手掐弄着她的臀部,我知道他现在心裡一定非常煎熬,如果她真的被绑住的话那是一回事,可是现在的她却只是被自己的心灵束缚着。


  最后我又进攻到她的腋下,我仔细的看着她的表情,很明显的我可以看出她非常的兴奋而且已经快虚脱了,我轻轻的用指尖在她的胳肢窝滑动着,她只能拱起身体,却不能做任何事情来阻止我。


  我决定让她休息一下子,她轻声的抽咽着,但过没多久,我又忍不住心中的渴望,又突然开始向她进攻!我用指尖快速的在她的腋下鑽弄着,她全身立刻又紧绷了起来,我闭上眼睛,仔细的聆听着从她嘴裡不断流洩出的甜美的笑声。


  我的手指愈来愈用力,我几乎可以感受到她肌肉下的骨骼,我知道这样下去她的身体可能会受不了的,但是我还是无法停手!


  她全身闪耀着汗水,眼角流下了两行泪水,我不断的呵她痒,一直到她连笑声都虚弱的快听不到,我停了下来,她仍然无法动弹,很大口的喘着气,每次吸气我都可以很清楚的看见她的肋骨,然后轻轻的捏了一下她的肋骨,她微微的抽动了一下。


  我在她耳边弹了下手指并说了一声,「重複的砰!」这是我之前给她的建议,只要她听到我说『砰』就会感到自己非常的空虚、飢渴,非常需要性的慰藉,而我这样说就好像每一秒都再她耳边说了一声『砰』。


  她仍然无法动弹的维持一样的动作,但从她的表情我可以看出她的飢渴与无助,她很想抚摸自己的身体和私处,让自己到达高潮,但却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手。


  她的呼吸愈来愈沉重,表情也愈来愈痛苦,我知道我什麽都不用讲,她最后一定会求我帮她解决,所以我离开了她身边,到浴室冲了个澡,当我回到她身边的时候,发现她全身都冒满了汗,我温柔的把她抱到床上,决定让她结束这段时间的折磨,我让她的身体恢复了控制,没多久后,她立刻达到了极乐的高潮,我看着失去意志的她嘴角还带着满足的微笑。


  可是我却开始感到困扰,我不知道是怎麽回事,心中一种黑暗的想法不断的扩大、侵蚀着我,遮蔽了我的罪恶感和道德观,我想要完全控制她的思考、她的行为,我想要让她完全成为我的奴隶,只为了性慾而生存。


  我觉得自己快疯了,我一定要赶快决定一个界线,我想着,如果我没有消除她被催眠的记忆,如果她知道我对她做了些什麽,她还会爱我吗?我还会爱她吗?


  我究竟真的认为她是我的女朋友,或是将她当成一个性玩偶而已?我们还没有结婚,也许还称不上成年人,我们只是在约会,假如她知道这些日子我是怎麽玩弄她的身体,她会不会恨我?


  有没有可能她会赞同我的行为,愿意屈服于我,让我呵痒并享受高潮?我以为我并没有真的进入她的身体,甚至连口交都没有,这样就可以让我没有罪恶感,可是即使如此……我们两个都累坏了,我让她进入了自然的睡眠,并睡在她身边,我告诉她当她醒来后,她会相信我们有一场很完美的性爱,并完全忘记自己被催眠时发生的所有事情,也不会奇怪为什麽自己一丝不挂,而我却穿着衣服。


  我整晚都睡不好,虽然我真的很疲倦,可是这些道德的的问题让我一整晚都像关不掉的闹钟一样,我知道我的行为是错误的而且对她并不公平,但这个世界本来就不是公平的,过了好久我才沉沉的睡去,当我醒来后,我发现她赤裸的身体紧紧的依偎着我。


  「早安,」她做梦般的说着,嘴角还挂着微笑,「昨晚好累喔。」「妳觉得怎麽样?」我问着,看到她眼神裡的淫光就等于回答了一切。


  「很棒,真的很棒。」


  我的罪恶感又扬了起来,我知道这不是她真正的感觉,而是因为我操控了她的思想,她看到我的表情很奇怪,轻声的问着我,「怎麽了吗?」我不知道为什麽,突然我好想对她坦承一切,她轻轻的吻着我的脖子,「不管什麽事情,没什麽好担心的。」我看着她无辜的眼神,难道我真的想放弃控制她的力量吗?


 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还是将所有的事情告诉她,开始她当然不相信我,我让她所有的记忆都回到脑中,她脸上那做梦般丰富的表情真是……我不会形容。


  她在生气吗?她安静了好久,然后一句话也没说,她走到了浴室盥洗,我也下床穿了衣服,当她从浴室走出来后,她仍然一附沉思的表情,又过了好一阵子,她才终于看着我说,「你知道吗,我实在是不敢相信你会对我做出这样的事。」我想要告诉她,「我很抱歉。」但她打断了我,「可是你知道最奇怪的是什麽吗?」「什麽?」


  「我……我应该对你生气,我应该很生气你这样利用我。」我摒住了呼吸听着,「可是我没有,我一点也不觉得生气,我觉得很轻鬆、很满足,自从你第一次催眠我之后,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,事实上……」她露出了很腼腆的微笑,「想着自己被你掌控,让我觉得有点兴奋。」这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反应,「妳真的不会生气?」「我也很讶异,我想我是真的很爱你,而且我也喜欢这种感觉。」「什麽感觉?」「那种无助的感觉,没有你的命令我什麽也不能做,而且你知道……」她露出了一种小女孩般的表情,「被你像个傻瓜般的呵着我让我很兴奋。」我想我脸上的表情一定开心的很不知节制,但我又突然不安了起来,「妳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?」她没有回答,只是将她的唇贴了上来,我想这说明了一切。


  「你在想什麽?」她含煳的说着。


  我用眼角看了一下时间,在退房前我们还有好几个小时可以利用,「嗯,我在想我们还有一件事要做。」我说着,她一定知道我在想什麽。


  我突然对着她的腰际呵着痒,然后弹了一下手指,她像个娃娃般的瘫软了下去。


  再美好的事情都会结束的,这个星期感觉一眨眼就过完了,我原本想再删除她的记忆,不过她似乎真的很喜欢被催眠,每次我们一谈到这件事,她的眼中总是闪耀着光芒。


  她告诉我她最享受的是被呵痒到高潮的时候,她从来不知道人生中还有这样的快感,在她这麽说的时候,我们一起计画着下一次的独处时间。


  【完】